《金融时报》 探寻农金市场 情怀与机遇同在

2019-10-19  清水腾达合作社

阅读:488

   《金融时报》 探寻农金市场 情怀与机遇同在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记者 胡萍 发布日期:2017-02-17 

      “我读书的时候,父亲在信用社借钱利率是四分息。他常说‘一头牛四个脚都给了信用社’,现在农贷利率20%左右,农村贷款利率逐年下降的趋势给‘三农’增收、增效、增利带来利好,但‘三农’领域的确不容易。”北京大学光华天成博士后工作站主任王存苟说。

  “我来自农村,现在我还想继续回到农村做点事,能否用本地资源找到一种增收的方法和改变生态、改变生活的方法,这是我想去做的一件事。”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说。

  谈到农村、农业、农民,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网金创新塾联合举办的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座谈会上,与会者都颇有感慨。王存苟用一个数据引发大家的思考:“2016年的GDP是744127万亿元,现在为止我们400万金融从业人员创造的GDP是62132万亿元,但是第一产业的GDP是63671万亿元,除去进城务工人员,仅依靠土地生活的农民估计还有3亿,难道3亿农民还比不上400万金融从业人员?”

  一号文件释放的新红利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引来各方关注,对于从业者而言,各方如何在服务“三农”事业中把握机遇、进行布局乃当务之急。

  农汇网CEO张志成认为,近几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新型经营主体赋予了新的内容,特别强调土地股份、社区股份这种新的合作社的组成形式。新的业态、新的组织形式、新的专业服务正在生成的同时衍生出新的金融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专业博士、人保金服封建强认为应从提高农村农业本身的收益,降低农业本身的风险切入,来打开农村金融创新路子。他认为,推进农业保险、农业产业化发展和供应链金融、农村电子商务和消费金融将是农村金融的机遇。

  中国供销集团·中合农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程雪鹏介绍,其围绕整个供销系统内部生态圈、内生金融需求提供供应链、产业链金融服务。他认为,政府、供销网点、基层专业合作社网点的业务场景,蕴含巨大的金融服务空间。2017年,重点发展西部地区,期待各方参与供销社体系,建立市场化的合作共赢机会。

  找银子COO李萌表示,公司积极向农村金融试水,农牧民纯朴、农户资产所对应的还款能力以及政府政策支持等让还款还是比较有保障,真正去帮助农牧民解决他们的生产和生活需要的金融服务是很有前景的。

  易保易报CEO陈利强认为农村市场大,保险机会多。“风险客观存在,保险帮助客户锁定风险,风险转嫁过程中如何让保险经营单位参与到经营里面去,以便于真正实现共担风险和利益共享。另外,除了农产品经营的灾害损失、价格风险、履约和质量保险等财产险之外,拥有4亿人口的农村医疗养老以及城镇化过程中外出务工人员的保险保障服务是农村金融保险市场的机会。”

  互联网技术在“三农”的应用

  借助于互联网技术推动农村金融发展,是大家的共识。“农信系统,包括农商行、村镇银行,他们未来依然是农村金融资金供给的主力军。但互联网企业也可以既有情怀,也有义务,有必要利用比较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去支持基层的农村金融机构更好地为农村服务。”张志成表示,中央一号文件往下落实,需要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互联网机构还可与一些金融机构开展合作,还有很大市场空间。

  翼龙贷是“三农”互联网金融领域平台,深耕农村市场。该公司董事长王思聪认为,农村小额信贷的成本是制约其发展的关键,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往农村的深入渗透和国家政策的整体利好,成本降低的可能性很大,其践行的农村金融服务模式有望实现盈利。

  希望金融CEO陈兴垚认为,互联网在农村的应用明显提升,小额信贷产品、消费信贷、“三农”生产资料等产品和服务可通过网点渠道的整合对接,来实现线上线下的服务打通。他认为,农村金融过了窗口期的逆转可能带来指数级的增长。

  安华农业保险研究院王洋认为,农村金融的一个难点是产品、服务、数据不标准化,通过互联网技术和农业科技实现标准化,数据共享机制建立,将对农业生产金融标准化和风险控制提供非常强大的支持。

  “三农”金融工作需要沉下去

  “农业借贷的风控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李萌说:“我们的项目在内蒙,主要针对当地农牧民的借贷问题。我们对这个领域有过很多调研,但是不深入到当地实际调查,不去了解农牧民的生产生活,就不知道真正的风险控制点在哪里。”

  李萌告诉记者,为了把控风控核心,他们整个管理团队进入牧区,深入到牧民家里面,亲自调研,亲身感受当地的民情和经济模式。同时,还与当地政府做了深入交流。“通过实地走访发现,农牧民是非常纯朴的,而且他们的还款意愿非常强。例如,一个普通牧民家里有2000亩以上的草牧场,羊不低于300只,在300-500只之间,牛不少于100只,马匹数十头。按照目前市场价格来看,农牧民的经济水平还是非常高的;除此之外,他们每年从国家领取5万元-20万元不等的补贴款。所以针对目前20万元以下的小额借贷需求来说,即使最坏的情况,农牧民通过处置少量的家畜来进行还款,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三农’是有希望的,都说‘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农民的特点就是善良和真诚,征信成本低。下一步各方协力针对纯朴善良的农民普及风险教育、普及科技创新、普及网络宣传迫在眉睫。”王存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