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拿闲房赚钱 市民:上平台租赁 乡村:借旅游振

2019-10-19  清水腾达合作社

阅读:421

 

共享农宅怎么玩?

农民:拿闲房赚钱 市民:上平台租赁 乡村:借旅游振兴

         合肥三十岗东瞿村的“土著”刘中珍,越来越强烈的困惑是,老家的人有的进城了,房子闲置没人住;自己经营的农家乐虽节假日生意不错,但想更进一步也不知该如何突破。一些老客户常反映的问题是:到三十岗来玩,想要安静舒适地住一晚实在有点难。而村委会和乡里看着近千闲置农房,也在想如何借助第三方力量盘活这些有着乡土风貌的旧房子,从而带动乡村旅游新一轮的发展。 11月25日,第三方来了,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平台,给出的概念是“共享农宅”。

[现状] 三十岗全乡近千套房闲置

         刘中珍家闲置的一套房只是三十岗全乡963套的其一。三十岗乡人大主席袁捍东说,全乡30个村民组初步统计共有963套闲置农舍,多为1层多间或2层多间简单装修房屋,户均60~100平方米。城乡统筹步伐的加快,农民纷纷新建或新购住房,造成大量农村宅基地闲置。“不仅浪费土地资源,容易引发宅基地纠纷,还存在安全隐患。”

         与庐阳区政府签约在三十岗乡尝试打造“闲置农房云平台”的是北京云华农汇网,总裁张志成给出了实地调研数据:农房平均空闲率30%左右,偏远和贫困地区高达60%。另一方面是市场的巨大需求和潜力。刘中珍在东瞿村做美食农家乐,常被顾客问“这附近哪里可以住一晚”。

         张志成作为业内人士早已捕捉到行业的前景,“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打造生态美丽的乡村同时注重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盘活农房将成为提升农民收入来源的重要手段,也是建设美丽乡村、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依托。”他注意到,今年2月武汉启动市民下乡计划,3个月就租赁了2100套乡村房源,带动3000万租金和1.8亿投资。

[困惑] 如何突破同质化和瓶颈化

         对于在合肥近郊拥有较好乡村旅游资源的三十岗,此前也有一些租赁尝试。“4年前,崔岗村就陆续被艺术家们相中,开始了闲置房屋的出租,农民将房屋提供给艺术家村委员会,再由村委会和艺术家对接。东瞿村也统一进行了沿街房屋改造,发展美食和农家乐。”

         矛盾冲突和困惑在实践中逐步显现,比如艺术家的创作空间有封闭的需求,这和崔岗开放的需求会产生矛盾。此外,房源信息的不对称让游客找不到能住下来的场所,而现有的一些农家乐住宿条件不够、缺乏特色。

         经营者们也会发现现有模式下的瓶颈,“目前仅靠节庆、政府宣传和市民的口口相传,缺乏统一的平台管理推广,客源很不稳定。”这在合肥近郊旅游中成为共性问题。从产业发展的角度,业态的同质化也成为困扰,这就需要对产业进行布局和引导。

[平台] 市民网上看宅 农民闲房入股

         全新到来的平台,将消化初步摸排的963套闲置农房,尽可能地满足市场所需,帮助农民增收,同时化解乡村旅游发展的共性问题,最终实现多方共赢。

         首先解决信息不对称,“通过可视化、遥感等新技术,有意租赁的个人或企业在互联网终端即可看到每个村落、每间闲置农房的情况,基本条件满意的再有针对地到现场选择。”张志成说,这些房屋都有村集体的授权、有经营证的统一编码、有专业评估报告。

         线下将建立农宅合作社,农民以自己的住房使用权入股,由农宅合作社统一和租赁方对接,“这样可提升农民溢价能力,从市场获得更多的租赁收入;合作社有盈余的话,年底农民还可参与分红。”同时,合作社也可为租赁者提供本地化的运营、物业、餐饮等服务,农民在其中还能享受经营、工资性收入。

         平台对交易行为也有约束,“后期会针对不同租赁类型制定不同协议,规避双方的违约行为;同时进行信用评估,房主违约的将对整村降低评分等级,租赁人违约的会限制下一步的租赁行为。”

[意义] 模式升级推广实现乡村振兴

         “通过这样的云平台,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根据不同自然条件、区域位置,进行不同的产业布局,养老的、精品民宿、手工产业等。”在乡政府的眼中,“共享农宅”项目可让崔岗、东瞿的模式升级、推广,“不仅充分利用闲置房屋,也实现更高的产业价值,带动农民增收、实现乡村振兴。”

         在“共享农宅”的平台上,借助大数据和专业评估的技术,每个村落依据交通、生态、民居特色、古村落性质等可得到相关评估,这为政府借助农宅进行不同用途开发提供参考,也为投资者、租赁者提供精准的第三方投资服务。“共享农宅不仅仅是三农领域的事,也是城市生活改变和消费方式的升级。”张志成说,城市有住房,再到农村租间农舍做书房、花园、会客室,将成为很多人的选择。 记者张沛通讯员余挺生王翔玉

安徽商报原文链接:“共享农宅”怎么玩?  农民:拿闲房赚钱 市民:上平台租赁 乡村:借旅游振兴

“共享农宅”怎么玩?

农民:拿闲房赚钱 市民:上平台租赁 乡村:借旅游振兴

         合肥三十岗东瞿村的“土著”刘中珍,越来越强烈的困惑是,老家的人有的进城了,房子闲置没人住;自己经营的农家乐虽节假日生意不错,但想更进一步也不知该如何突破。一些老客户常反映的问题是:到三十岗来玩,想要安静舒适地住一晚实在有点难。而村委会和乡里看着近千闲置农房,也在想如何借助第三方力量盘活这些有着乡土风貌的旧房子,从而带动乡村旅游新一轮的发展。 11月25日,第三方来了,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平台,给出的概念是“共享农宅”。

[现状] 三十岗全乡近千套房闲置

         刘中珍家闲置的一套房只是三十岗全乡963套的其一。三十岗乡人大主席袁捍东说,全乡30个村民组初步统计共有963套闲置农舍,多为1层多间或2层多间简单装修房屋,户均60~100平方米。城乡统筹步伐的加快,农民纷纷新建或新购住房,造成大量农村宅基地闲置。“不仅浪费土地资源,容易引发宅基地纠纷,还存在安全隐患。”

         与庐阳区政府签约在三十岗乡尝试打造“闲置农房云平台”的是北京云华农汇网,总裁张志成给出了实地调研数据:农房平均空闲率30%左右,偏远和贫困地区高达60%。另一方面是市场的巨大需求和潜力。刘中珍在东瞿村做美食农家乐,常被顾客问“这附近哪里可以住一晚”。

         张志成作为业内人士早已捕捉到行业的前景,“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打造生态美丽的乡村同时注重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盘活农房将成为提升农民收入来源的重要手段,也是建设美丽乡村、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依托。”他注意到,今年2月武汉启动市民下乡计划,3个月就租赁了2100套乡村房源,带动3000万租金和1.8亿投资。

[困惑] 如何突破同质化和瓶颈化

         对于在合肥近郊拥有较好乡村旅游资源的三十岗,此前也有一些租赁尝试。“4年前,崔岗村就陆续被艺术家们相中,开始了闲置房屋的出租,农民将房屋提供给艺术家村委员会,再由村委会和艺术家对接。东瞿村也统一进行了沿街房屋改造,发展美食和农家乐。”

         矛盾冲突和困惑在实践中逐步显现,比如艺术家的创作空间有封闭的需求,这和崔岗开放的需求会产生矛盾。此外,房源信息的不对称让游客找不到能住下来的场所,而现有的一些农家乐住宿条件不够、缺乏特色。

         经营者们也会发现现有模式下的瓶颈,“目前仅靠节庆、政府宣传和市民的口口相传,缺乏统一的平台管理推广,客源很不稳定。”这在合肥近郊旅游中成为共性问题。从产业发展的角度,业态的同质化也成为困扰,这就需要对产业进行布局和引导。

[平台] 市民网上看宅 农民闲房入股

         全新到来的平台,将消化初步摸排的963套闲置农房,尽可能地满足市场所需,帮助农民增收,同时化解乡村旅游发展的共性问题,最终实现多方共赢。

         首先解决信息不对称,“通过可视化、遥感等新技术,有意租赁的个人或企业在互联网终端即可看到每个村落、每间闲置农房的情况,基本条件满意的再有针对地到现场选择。”张志成说,这些房屋都有村集体的授权、有经营证的统一编码、有专业评估报告。

         线下将建立农宅合作社,农民以自己的住房使用权入股,由农宅合作社统一和租赁方对接,“这样可提升农民溢价能力,从市场获得更多的租赁收入;合作社有盈余的话,年底农民还可参与分红。”同时,合作社也可为租赁者提供本地化的运营、物业、餐饮等服务,农民在其中还能享受经营、工资性收入。

         平台对交易行为也有约束,“后期会针对不同租赁类型制定不同协议,规避双方的违约行为;同时进行信用评估,房主违约的将对整村降低评分等级,租赁人违约的会限制下一步的租赁行为。”

[意义] 模式升级推广实现乡村振兴

         “通过这样的云平台,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根据不同自然条件、区域位置,进行不同的产业布局,养老的、精品民宿、手工产业等。”在乡政府的眼中,“共享农宅”项目可让崔岗、东瞿的模式升级、推广,“不仅充分利用闲置房屋,也实现更高的产业价值,带动农民增收、实现乡村振兴。”

         在“共享农宅”的平台上,借助大数据和专业评估的技术,每个村落依据交通、生态、民居特色、古村落性质等可得到相关评估,这为政府借助农宅进行不同用途开发提供参考,也为投资者、租赁者提供精准的第三方投资服务。“共享农宅不仅仅是三农领域的事,也是城市生活改变和消费方式的升级。”张志成说,城市有住房,再到农村租间农舍做书房、花园、会客室,将成为很多人的选择。 记者张沛通讯员余挺生王翔玉

安徽商报原文链接:“共享农宅”怎么玩?  农民:拿闲房赚钱 市民:上平台租赁 乡村:借旅游振兴